徐飞和唐俊聊天,越聊越心惊,他本来以为唐俊在县城以及周边工作了好几年了,对茶叶行业可能不太了解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唐俊竟然懂得很,而且唐俊知道徐飞要搞高端生活茶,而要搞高端生活茶,就必须要重新开辟茶叶基地,要重新从采摘上面,茶园栽培管理方面,还有加工方面都要改变。

采摘方便,高端生活茶是拒绝机器采摘的,全部都需要用手工采摘,但是现在天画茶叶所拥有的所有基地,都有机器采摘。

机器采摘的原材料不合格,另外,机器采摘会伤到茶树,通过机器采摘的茶树,很难长出这种姿态漂亮的芽头出来,因为机器采摘会伤老枝。

而且机器采摘一年采摘多季,采摘后的茶树还会影响第二年的茶树生长,机采的茶树在来年春茶的时候就没有好芽头,和比较漂亮的一芽一叶的鲜茶叶。

基于这些种种原因,徐飞现在在高档茶原材料方面就遇到了难题,这是他希望能够在大林山解决这个难题的原因。

他本来以为唐俊对此不了解,但是唐俊一语就说到了关键点,徐飞怎么能不佩服呢?

徐飞原来的想法是大林山这个地方穷,老百姓收入低,他可以直接跟老百姓签订合作协议,让老百姓来跟着他的路子走。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太简单了,真正要把这个事情做成,还是需要ZF的引导!企业在其中要肩负起该肩负起的责任。

比如茶叶发展早期,品种改革方面,企业应该给合作的农户免费提供种苗,有机肥料方面,也应该以非盈利的方式,甚至是支援的方式先提供一些有机肥料。

说到了这个地方,话就说开了,徐飞就不隐瞒了,对唐俊道:

“现在我们搞茶叶品种更新,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我们传统的茶叶,都是老百姓直接种种子,种子发芽之后成为茶树苗,然后长大成为茶园!

但是现在我们搞优良品种茶叶,比如白毫早这个品种,我们是直接从种苗公司采购茶树的幼苗,将幼苗栽种到土地里面,然后经过两年的培育,将茶园培育出来!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传统的改变,目前其他乡镇的茶叶都基本栽种下去了,茶园也饱和了,应该没有成熟的条件了!

唯有大林山镇还有这个条件……”

唐俊点头道:“白毫早我知道,以前我们黄土坪红鱼村就引进过这个品种,这是个很优良的品种,比一般品种的茶叶要早差不多十多天!”

徐飞道:“如果我们用高端茶叶的栽培技术,对茶园留秋枝,会进一步的让茶叶出芽提前,这样就算大林山是高山区,清明茶也一定能出来,甚至比平原地区,低海拔地区的茶叶更早季!”

唐俊道:“这个好,你马上论证一下可行性,然后我们也论证一下可行性,如果真的可行的话,这个项目我们完全可以合作!”

唐俊和徐飞聊得相当投机,第二天一清早,刘伟陪同他和张立两个人去上下河两个村,这两个村唐俊多到过,其中上河村还是交通局的扶贫单位。

但是这一次出行,三个人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徒步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村部之后,唐俊还是并没有看到过明显的改变。

说到上下河这两个村,这里面还有典故呢,因为大林镇有上河和下河,同云山也同样有上河和下河!

不懂的人以为这是一个地方,其实这两个地方不同,真正的上河村和下河村在大林山镇,而同云山的上河村的全名叫上河沿村,和下河沿村,老百姓为了方便,就经常说上河下河。

去年县里的某个领导把这个问题搞错了,本来是要来悬崖村的,结果去了同云山的上河村,一看同云山这个村满山都是茶叶,老百姓热情很好,他当即就批评说下面乡镇夸大其实,上河村没有那么穷。

经过了这个事情之后,县里专门对全县一百多个自然村的村名进行了规范,在全新规范的村名中,大林山的上下河村的名字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上河村的支部书记刘德力是个四十岁出头孔武有力的壮汉,他给唐俊介绍道:

“书记,我们上河和下河,其实就是这一面上下面的一条河,上面三岔口就是上河,三岔口之下就是下河,两个村就是一座山上!这座山三面都是水,山上的河冲出来的就是峡谷,我们上河和下河各有一处峡谷平缓的地方可以上山,其他的地方都是万丈绝壁!”

唐俊来过一次,对这里的情况相对比较了解,张立却是第一次来,小年轻很好奇,掏出手机不断的拍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