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啊我是在姥姥家长大的。

东北农村,方方正正的小院,养了点家禽,有小鸡,鸭子跟大鹅。

姥姥一天的工作啊特别简单,伺候我们一大家子吃饭,休息一会伺候满院子的家禽吃饭,在休息一会在伺候伺候她养的那些花花草草。

听起来特别简单,但是干起来却又异常的琐碎,忙起来还真就顾不上我。

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回到了城里,说是城里其实就是东北的一个四五线小城镇,而我小时候,这个城市也就是比姥姥家农村看起来大一点,有那么几个高楼,多些车子而已。

每到暑假我跟表哥都会回到姥姥家住上个十天半月的。毕竟从小在姥姥家长大,每天都在一起那能不想我们这些小的么。

我到现在都记得。每次我一回姥姥家,那我姥爷啊肯定去接站,而且会带一个小红桶,买上一桶的羊杂羊肉,回家就用大锅煮上,农村十印的大锅熬上一碗浓浓的羊汤,别提多得劲了!

刚到姥姥家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听话的,也就是说稍微有点高冷,不怎么跟邻居家的孩子出去跑,毕竟兜里妈妈也刚给了几十块零花。我还真就不愿意跟他们分享。

钱花没了,没有好吃的好玩的了就自然跟着邻居的孩子们一起跑着玩。

不过姥姥也不太愿意让我跟表哥出去,周边啊不是山就是河,你说暑假回姥姥家那肯定去大河里面游泳啊,那万一孩子让水给冲跑了,姥姥可得心疼死。

不有那么句话说的好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姥姥越不让我俩去大河洗澡,那我跟表哥就越想去。

表哥:“你敢不敢跟我出去上大河游泳去?”

哎呀我一听,“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去就去呗谁怕谁啊。”

表哥坏笑着说:“那不怕你姥揍你啊?”

我也跟着笑,“揍就揍呗你是大哥你肯定在前面挨的比我狠多了。”

“那咱俩趁着我奶喂鸭子的功夫往外跑?”

“你可别的了哥,咱俩这样。一人啊拿吧小枪,出门打子弹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