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咋的?你们干啥去?在这玩会啊。”

“不得了我们上里面大泡子玩里面有河蚌,摘点马莲(一种红色的野生小果子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吃在整点土豆子苞米啥的烤,你俩去不去?”

我犹豫了一下,没敢走,心里想着玩一会得了,这要回去晚了,姥姥的威严可不是闹笑话的,真容易挨揍啊。

“哥算了,让他们去吧。”

表哥眼睛一转说:“你还别说我真有点饿了,走吧走吧,去跟他们烤土豆子吃!”

看着表哥的样子,想着用柴火烤熟的土豆子,走吧,那还犹豫啥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啊说是大泡子其实就是一个大沙坑,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我俩知道这个地方也来过,但是单独还真不敢去,因为在大泡子玩吧要走到中间的位置,那块挺深的,中间的石头吧有点像台阶一样能走上去,上去之后呢像是一个跳台一样!能在上面翻跟头,往水里跳,我走过最深的地方就得有1.8米那样,这可比刚才我俩玩的地方有意思多了!

因为水比较深要趟着走过去,小伙伴们几个手拉手往里走,他们会踩水啊狗刨之类的,反正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走到了小跳台附近。

而这一次在大泡子里玩真的是让我一生难忘。

因为就那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我眼前消失了。

到现在想想都后怕,万一是我那就不会见到自己三十岁时候的样子了!

我只记得那个小伙伴姓廉,模样还定格在他10多岁的样子。黑黑的长得有点像嘎子哥,笑起来也是一口小白牙特别整齐。

我们几个正在大石头上面晒太阳。游的有点累了,小廉一个人还在水里泡着。

就这时候突然他哎呦了一声,就沉了下去。这可给大一点的孩子吓一跳,这要是腿抽筋了,不救他真容易永垂不朽。水火无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金龙刚跳进去。

这小廉就又浮了上来。

“哎呀你小子逗我们玩呢?在水里这个玩笑可一点都没有意思啊、别瞎闹!要不有事真不管你。”

“我没闹,就是感觉有个东东西拽了我一下。”

“你快拉倒吧,这是死泡子鱼都没有谁还能拽你?我们都在大石头上。你说吧!”

“走啊,咱们烤土豆子去啊。”

表哥其实并不是为了来玩水,而是为了吃小伙伴们叨咕的那些好吃的。眼见着二人争的脸红脖子粗,就想着打破一下僵局,况且他也是真的饿了!

“等会在游一会吧,”金龙回了一句。

“行谁让你拿着火柴呢,听你的。”

现在想想如果说当初金龙不张罗在游一会,我们几个马上就走可能小廉现在还能跟我们一起玩吧.

“那我们三个在岸边等你俩吧!走咱们回去把头发晾干,别一会回家让我姥发现咱们去大河玩了在挨顿揍!”

说着哈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往回走,这到岸边了头发已经快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