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磐子与枯藤子的‘论道’开始了。

没有任何试探的过程,枯藤子直接飞升落入那木人傀儡中。

却见那木人傀儡上纠错盘亘的粗壮枝条打开,露出了一些空间将他的身体纳入,然后枝条在全部闭合住……

这是枯藤子进入了这个木人之中,以自身的真气、罡气来加持这木人了。

“玉磐子掌教,老道气力衰弱,就只能依靠这傀儡来行动了。”木人中传来了枯藤子的声音。

玉磐子则是稽首道:“理当如此。”

光听说话,两人还真像是在单纯地论道。

可是玉磐子话音落下,那木人傀儡就已经气势汹汹地迈步上前……偌大的论道台,竟然被这木人傀儡三步跨过!

看其挥拳的姿势,若是被一下打实了,还不得全身筋骨寸断?

玉磐子刚想要施展身法躲闪,结果他却发现脚下竟然猛地钻出了一片黝黑的藤蔓!

这藤蔓的速度太快了,玉磐子只能心念一动就展开自身罡气防御。

而下一刻这藤蔓就扣住了他脚下的罡气,甚至沿着他的罡气罩一路蔓延,在这个过程中还在不断地撕扯着那罡气构成,仿佛要将他给吞没。

只是玉磐子的罡气十分强劲,乃是与王弃类似的纯阳罡气罩,那藤蔓根本撕扯不动。

最终只是到了他膝盖位置,没能突破他的罡气防御……但至少锁住了他的行动吧。

而此时那木人的重拳已经正面直击!

玉磐子见状倒是不慌不忙,手上掐了个印决,他的面前就猛然间一道粗壮的岩柱冲天而起!

《岩柱法经》之‘大岩柱法’!

粗壮的岩柱就是突出一个够大够硬,从下往上,无视了那重拳出击,而是贴着那木人的胸口直冲而起。

“砰!”

大岩柱顶端将那木人的下巴给狠狠撞了一下。。

那看似气势汹汹的一拳自然是没什么效果了,甚至木人的下巴都因此受到冲击,直接给撞歪了。

它歪着脑袋向后踉跄了几步,看起来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而随后玉磐子便进一步操作,那大岩柱顺势一倒,便是顺着木人后退的脚步一路压倒下去!

原本那木人的中心就有些不稳,再被这倒下的大岩柱一压,差点就直接翻倒在地了。

不过它的背后立刻又伸出了粗壮的木枝,好像是多了一条腿一样,牢牢地支撑住了大岩柱的重量。

与此同时,撑着大岩柱的木人手臂上钻出无数细小的根须藤蔓,却是直接在大岩柱上钻出了许多缝隙……木克土,这大岩柱怕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些钻入的小藤蔓给肢解。

围观者们都看懂了这‘木克土’的道理,但却没人觉得枯藤子是占据了优势……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枯藤子除了一开始的那一下之后,就开始了疲于应对。

而玉磐子这个时候还做了一件比较‘丧心病狂’的事情……

眼看那大岩柱要被侵蚀得差不多了,他手上的法诀不便……可是下一刻,围绕着那木人又是骤然升起了十根一模一样的大岩柱!

然后十根大岩柱一起向中间倒下……

才堪堪将第一根大岩柱给碎了的枯藤子明显地呆住了啊,这种情况怎么破?

他只能以木人双臂架在胸口……然后任由岩柱倒下,以不可抵抗之势将木人的身体给压在了下面。

这场面在外人看来真是非常地辛酸,就觉得那枯藤子好惨一人。

王弃则是端起了保温杯嘬了一口,心中明白这场‘论道’无论如何玉磐子都稳了。

现在的玉磐子还真是厉害,这种闲庭信步气若渊亭的感觉超级赞,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个法力惊人的大前辈。

他当然对玉磐子有信心,因为目前为止他所使用的还只是最基础的‘大岩柱法’呢。

那枯藤子的木人被压在了重重岩柱之下,似乎是出不来了。

可是下一刻,无数的藤蔓忽然爆炸式地生长,以极快的速度将所有的所有的岩柱都给包裹在其中。

岩柱碎裂成多段,并且被这些藤蔓裹挟着成为了组成的一部分,进而构成了一个更为高大的木人……足有十米高的大木人!

众人看着这一幕,感受着这木人上瞬间爆发的强大气势,也明白这是枯藤子要拼命了。

所有人看着这十米高的大木人都是在考虑如何破解……真的很难,至少对于他们所学的来说很难。

或许就是以五行相克的金行,施行极致的锐金之道,以金克木将这木人切开才行。

又或者以火行道法,放火烧毁木人。

可是他们都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这是枯藤子的拼命大招,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破解?

看看充满了金属光泽的黑曜石般树藤,感觉就是某种经过特殊培育的刀枪不入款……木行道法的修行者虽然有许多施法材料的需求,可他们也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不断地改良出合适使用的植物来当施法材料。

所以木行修者的强大永远不是他某一个瞬间的表现如何,而是要看他先前准备了多少的东西。

这枯藤子既然敢在这个时候来找玉磐子挑战,那么毫无疑问肯定是对自己的缺陷都做了各种弥补,有了足够的把握之后才来的。

接下来就看玉磐子如何应对了……

若是先前,玉磐子要应对这种局面的确很困难,他除了那杀招一样的《五行伤杀术》以外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手段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他有了自己主持编纂,已经堪称包罗万象的《岩柱法经》!

左手依然是那个法诀没变,只是右手则是稍稍变化了一下姿势……

下一刻,又是有十根岩柱冲天而其,将那大木人围拢在中间。

众人看了有些闹不明白,这似乎和先前没什么不同?

场面上是一样,可实际上的区别大了去了!

那岩柱上不再是光秃秃的了,而是浮现了暗金的刻纹……那密密麻麻满布的,都是《封邪咒法》!

所以此时玉磐子施展的就不是‘大岩柱法’了,而是‘封邪柱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