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喊声,天南域主也是一愣,当下微微摆手,那两名随从便是退到了一旁,他纵然是再嚣张狂妄目中无人,但也不敢当着南王的动手。

话音落下,南王独孤鸣便是款款走了进来,看他的脸色似乎很不错,精神也非常好,丝毫不见半个月闭关前的那种萎靡不振的神情。

而在他旁边,叶锋则是坐在轮椅上,身后是洪青烟在推动,三人缓缓走入大厅。

大厅里的几位域主即便再不把这位南境之王放在眼里,但是此时此刻却也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毕竟必要的礼数还是需要做一做的,至少在表面上。

独孤鸣非但没有了之前的颓废,整个人的气质甚至看起来都变了,变得有些凌厉起来。

而叶锋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相反看起来倒是显得有些疲惫。

几位域主立在原地静静看着,并没有上前迎接的意思,他们并不敢南王独孤鸣,毕竟这个人他们太过于了解了,压根就没有把他放眼里,他们关注的是这个北王!

半个月前事关梵天国转轮大禅师的那一战,这几位域主自然也已经有所耳闻,只是他们压根就不信,这位已然被赶出了北境,甚至连路都不能走的断腿残废会有多强。

他们同时也不信那位转轮大禅师已经突破至武王,成就了罗汉果位,几位域主在听说了之后,直接认定是这位转轮大禅师在瞎吹。

要不然的话,这个坐轮椅的断腿残废,根本就不可能打败一尊武王!

“怎么回事,闹哄哄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独孤鸣刚进来便当场冷喝,气势有些强大。

几位域主这才回过神来,瞥了一眼独孤鸣,不过却是懒得回答他的问题,其中一位域主冷声道:“我说南王,你让我们十天前就来大本营集合,说是商议什么军国大事,可我们几位,足足等了十多天还未见你的踪影,这未免也太荒唐,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

这就是有点责备的意思了,一个域主,竟然敢如此当面质问一尊王者,这根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这若是在北境,只怕当场就要被撕裂嘴巴了。

可这里是南境,南王独孤鸣一直没有什么魄力,这种现象大家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独孤鸣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咬牙怒喝道:“本王且问你们,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闹哄哄的,竟然还打算要动手,在大本营议事大厅动手,真当本王不存在是不是?”

南王已经是雷霆震怒了,但几位域主也不过只是冷眼看着,压根就不当一回事儿。

那天南域主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启禀南王,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本域主因为等太久了无聊疲累,所以就想着请几个女婢过来捏捏脚什么的,可谁知道这个狗东西,竟然直接跳出来大骂本域主。”

“南王你倒是说说吧,这事儿该怎么算?”这句话说完,这位天南域主再次双手抱胸,一副倨傲的模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